频繁折腾收购未改连亏命运 再一次筹划易主
发布日期:2022-12-03 15:13    点击次数:157

中润资源易主后扣非累亏15亿再“卖身”郭昌玮运作屡败浮亏14亿投资人买单

炒股取决于金麒麟分析师的研究报告,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帮助您挖掘潜在的主题机会!

资料来源:长江商报

曾经的资本大佬郭昌伟战败资本运作。

11月28日晚间,A中润资源(维权)(000506).SZ)公告称,公司将通过向接收方发行股份,控股股东放弃股权表决权,实现所有权变更。此事完成后,新业主将持有公司17%的股权,并获得21.47%的股权表决权。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郭昌伟变更为朱一凡。这将是公司上市以来的第八次变更。

2016年底,郭昌伟通过转让股权进入中润资源,耗资22.58亿元。郭昌伟入主以来,经常推动中润资源的资本运作。不幸的是,这些资本运作以失败告终。

资本屡败,中润资源经营业绩异常惨淡。2017年至今年前三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持续亏损,累计亏损14.77亿元。

自郭昌伟进入二级市场以来,中润资源股价从12.47元/股跌至今年11月30日3.51元/股,最大跌幅为71.85%。郭昌伟也输了,原来的22.58亿元现在只剩下8.18亿元,浮亏14.40亿元,只剩下8.18亿元对应的股权全部质押冻结。但是,因为是通过的GP郭昌伟本人在形式控制中润资源方面损失不大。LP资金方面,即投资者。

定增容易迎来第八任新主

中润资源将迎来第八任新主。

停牌一周后,中润资源的易主方案浮出水面。具体来说,易主方案分两步走,第一步是定增。公司拟向苏州联创鼎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联创鼎瑞)发行约1.90亿股,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17%。第二步,公司控股股东宁波冉盛源投资管理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冉盛源)与发行对象签署协议,同意冉盛源放弃中润资源2.33亿股表决权,自非公开发行股份登记之日起生效,放弃期为永久。上述两个步骤完成后,联创鼎瑞将持有上市公司17%的股权,占上市公司表决权总数的21.47%。公司控股股东将由冉盛源改为联创鼎瑞,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郭昌伟改为朱一凡。

根据固定增长计划,发行价格为2.80元/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3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和偿还债务。

联创鼎瑞成立于今年10月14日,执行合伙人为苏州联创景瑞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任命代表朱一凡),认购出资5亿元。可以看出,联创鼎瑞是一家专门为此次接管而设立的公司。

那么,中润资源在更换所有者后会发生什么变化呢?该公司表示,该公司目前的主要业务是矿业投资和开发。除现有的矿业投资项目外,公司还将重点关注贵金属产业链,以黄金为主,重点关注黄金、银等贵金属矿山与铜、镍等有色金属矿山的合作和开采。此外,公司还将基于资本市场寻求新的贵金属和有色金属矿山的投资机会。

中润资源的前身是川盐化A,先后更名为峨眉集团,ST峨眉、ST东控,东泰控股,*ST东泰、ST中润、中润投资,再到目前的中润资源,多达8次更名。与此同时,公司频上海瑞森投资到山东世纪煤化、惠邦投资、中润地产、金安投资,再到中润福泰、深圳南午北安,再到冉盛源。若此次定增式易主事项顺利完成,联创鼎瑞将成为中润资源第八任控股股东。

与此同时,中润资源的主营业务也发生了频繁的变化。起初,该公司是一家盐制造企业。目前,其主营业务已演变为矿业开采、房地产开发建设、销售、自有房地产租赁等以黄金为主要品种的业务。

这些业务贡献的经营业绩都很差。

频繁的折腾收购没有改变连续的命运

与中润资源深陷经营和财务困境有关,再次规划易主。

回到2016年底。今年,公司前控股股东南午北安与冉盛远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南午北安将持有中润资源2.33亿股股份转让给冉盛远,转让价格为9.69元/股,总交易价格约为22.58亿元。2017年初,股权转让完成,冉盛远以25.08%的持股比例成为中润资源控股股东,郭昌伟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入主后,郭昌玮也曾野心勃勃,动作频繁。

2016年底,新开合击传奇sf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1.23亿元,但期末流动负债总额高达14.82亿元,偿债压力较大。为支持上市公司的发展,缓解偿债压力,提高资产流动性。2017年4月,中润资源计划剥离房地产开发业务。郭昌伟计划通过其控制的冉盛润收购淄博房地产60%的股权。然而,计划失败了。公司于2018年8月宣布终止上述交易。

在宣布剥离房地产开发业务7个月后,即2017年11月,中润资源宣布以1.65亿现金收购杭州藤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55%的股权,进入游戏行业。当时,中润资源账户只有1.26亿元。

目标公司藤木网络成立于2016年9月,2017年营业收入仅为19.84万元,持续亏损,净资产为负。令人惊讶的是,这样的资产估值高达3.03亿元。此外,2018年2月,当时藤木网络只运营了一款游戏《阿拉德之怒》,并被腾讯起诉侵犯地下城和勇士的权利。

2018年4月,中润资源宣布,由于经营业绩和融资环境的变化,经友好协商,决定终止上述资产购买协议。

此外,2018年2月,中润资源计划将其控制下的公司股权和债权资产与山西朔州平鲁区森泰煤业有限公司的股权进行资产置换,不足部分将以现金购买的形式收购。三个月后,公司更换了重组目标。变更后,目标为深圳零兑黄金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金)100%股权。

根据当时的公告,中润资源计划将山东安盛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齐鲁房地产有限公司和李晓明的三项其他应收款债权等同于目标公司的49.79%股权,然后通过发行股份购买目标公司剩余的50.21%股权,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6.50亿元,交易目标资产拟定价格为13.9亿元。

没有意外,这个计划又以失败告终。2019年6月,中润资源宣布终止上述运营。

2020年9月,为降低其他应收款的回收风险,提高资产流动性,中润资源计划更换李晓明诚意金债权、佩思国际科贸(北京)有限公司债权、常州天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持有的常州天禄中创建设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标的债权约3亿元,标的股权约2.86亿元。天禄建设现金补足0.14亿元差额。一个月后,终止再次宣布。一个月后,它次宣布终止。原因是公司收到的深圳证券交易所第二次关注函中的相关问题涉及天禄建设以往相关债权人的隐私和商业秘密,天禄建设无法协调完成部分内容的回复。因此,资产置换协议终止。

经营失败频繁,中润资源经营业绩越来越差。

从2017年到2021年,公司扣除的非净利润分别为4.32亿元的亏损和1.12亿元.99亿元、1.77亿元、4.62亿元、1.10亿元,今年前三季度,扣除非净利润仍为亏损,亏损金额为0.97亿元。到目前为止,自郭昌伟接管以来的五年零九个月,公司扣除非净利润累计亏损14.77亿元。

在二级市场,郭昌伟入主以来,股价从12.47元/股跌至今年11月30日3.51元/股,最大跌幅为71.85%。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郭昌伟以22.58亿元入主,目前持股市值约8.18亿元,已浮亏14.40亿元,而且,.市值18亿元对应的股权全部质押冻结。

然而,郭昌伟本人损失不大。郭昌伟通过了GP中润资源29.99%的股权以形式控制,GP郭昌伟只持有冉盛远0.1%的股权,直接间接持有的股权很少。由此可见,郭昌伟4.40亿元,亏损是LP资金方面,即投资者,基本上损失不大。

炒股开户享受福利,入金抽188元红包,100%中奖! 新浪财经拥有大量的信息和准确的解读APP